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讓生命更平凡(3)

時間:2013-10-18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王衛賓 點擊:
人生快樂么么茶(全文在線閱讀)   >   第十二章 讓生命更平凡(3)


  
  
  土撥鼠到哪里去了
  三只獵狗追一只土撥鼠,土撥鼠鉆進了一個樹洞。
  這個樹洞只有一個出口,可不一會兒,居然從樹洞里鉆出一只兔子,兔子飛快地向前跑,并爬上另一棵大樹。兔子在樹上,倉皇中沒站穩,掉了下來,砸暈了正仰頭看的三條獵狗,最后,兔子終于逃脫了。
  在一個課堂上,教師講完上面這個故事,問下面的學生:“你們發現這個故事里哪兒不對勁了嗎?”
  學生七嘴八舌地回答:兔子不會爬樹;獵狗沒有那么笨;一只兔子不可能同時砸暈三條獵狗。
  老師點點頭,接著問:“還有呢?”
  直到學生再也找不出什么問題了,老師才說:“可是還有一個問題,你們都沒有提到,土撥鼠哪去了?”
  土撥鼠哪去了?老師的一句話,一下子將學生的思路拉回來,記起獵狗追尋的目標本來是土撥鼠,只是因為兔子的突然冒出,讓我們的思路在不知不覺中打岔,土撥鼠竟在我們頭腦中自然消失。
  在追求人生目標的過程中,我們有時也會被途中的細枝末節和一些毫無意義的瑣事分散精力,擾亂視線,以至中途停頓下來,或是走上岔路。但是把精力放在過程和小事情上,只會讓自己迷失了原先要追求的目標。
  除此之外,讓我們迷失本來的目標的,除了突然出現的兔子以外,還有一個因素,那就是我們跑得太快了。
  三個男人提著行李氣喘噓噓地趕到火車站時,火車正鳴著長笛向外緩緩駛出,于是三個人急忙沿著站臺追趕火車。
  其中兩個人身強力壯,終于在千鈞一發之際,跳上了最后一節車廂,最后一個人只好無奈地看著火車遠去。
  突然之間,沒趕上火車的男人在站臺上忍不住瘋狂大笑起來。
  檢票員不解地問他:“你怎么啦,沒趕上火車,還哈哈大笑?”
  那人上氣不接下氣地答道:“他們,他們是來送我的。”
  筆者生活的城市是一個在20年間飛速發展起來的新興城市,曾經提出過“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著名口號。隨著現代化進程日益深入到社會的每個角落,上面這句口號也深入人心。有人就曾經煞有介事地向我鼓吹說:現在已經不是大魚吃小魚,而是快魚吃慢魚的時代。
  在經濟圈中也許的確如此,但是具體到每一個人的人生中,卻可能發生上面那樣荒謬的偏差。
  當我們朝某個目標努力,克服種種困難,但做到某個時候我們停下來反思的時候,卻會發現自己是在為了追求而追求,完全忘記了自己真正要去的地方,要達到的目標是什么。
  在生活中,無論面臨的任務如何緊迫,我們都必須時刻提醒自己,別忘記問一下自己,土撥鼠哪去了?自己心中的目標哪去了?這一刻我是在一種慣性的帶動下,為了做而做?是不是已經因為太過渴求而迷失了本來的方向?
  世間的妖魔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魔!
  我們任何時候都不要忘記自己是干什么的,偏離了自己應該追求的目標,我們即使付出再大的努力,取得再大的成功,也是南轅北轍,與自己真正的理想背道而馳。
  我平凡,我快樂
  美國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薩繆爾森曾經列出過一個快樂方程式:快樂程度=目標實現值÷目標期望值,意即對一個人來說,他所得到的越多,就越快樂;反之,他所期望得到的越多,就越不快樂。比如說,對于一個在沙漠里迷路的人來說,一小杯水就意味著最大的快樂;然而對一個生活中城市的人來說,一杯水對他來說即使不是毫無意義的,至少難以讓他得到任何快樂。
  這個快樂公式就是人生的除法,它對于我們探尋生命的意義,使自己過得更為安然和快樂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列子》中有一篇寓言,把“力”和“命”虛擬為兩個人,對人生問題進行辯論。
  力說,人的貧富貴賤,窮通壽夭,都是后天努力的結果呀!這是我所能做到的事。
  命說,即然如此,那么彭祖的才能比不上堯舜,而他卻能活到八百歲;顏淵的才能高于眾人,而只活了三十二歲;孔子的品德無疑高于諸候,卻窮困一生;殷紂王極無品德,卻高居帝王之位;季札是吳國的賢士,卻一直無官;而蠻橫的田桓卻占有整個齊國;伯夷叔齊都賢,最后卻餓死在首陽山上;魯國的季氏雖惡但巨富,你要是有能力來改變這一切,為什么不去改變它呢?”
  寓言的本意是想說明人應該樂天安命,服從命運的安排。但對于一個有所追求的現代人,這一點是不可能做到的。因為人畢竟有各種需求。
  盡管如此,這篇寓言仍然告訴我們一條人生的真理,人的命運受到環境和各種因素的制約與影響,我們必須承認這一點,才能在平凡的生活中找到快樂。
  多少年來,儒家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的人生理想,塑造了我們的成功人生哲學以及完美價值觀。我們本能地認為,創造帶來快樂,平凡意味著放棄輝煌,平凡不可能帶來快樂。
  沒有人要求游泳一定要到長江中去游,因為在小河里同樣可以游得暢快;也沒有人在買車時一定要買奔馳,因為國產車同樣可以載著我們奔向遠方;在談朋友的時候,也沒有人要求對方一定出身名門,小家碧玉同樣可以與我們恩愛一生。
  可是對于人生,對于我們生命的歷程,為什么卻如此苛刻呢?生活中,成功者總是被善意地罩上一圈光環,被無限地夸張著,好像他一生下來就證明了他是一個不平凡的人。那些普通人,卻在一遍又一遍試圖證明自己不是普通人。
  一個小孩子在父母的寵愛與鼓勵下,不知天高地厚地設想將來要當李白當愛因斯坦,不過說笑而已;而一個已經走上社會的年輕人仍然這樣幻想,那就不僅僅是說笑而已了。
  我們的學校教育過多地宣傳了理想與信念的力量,似乎一個人想做什么就一定能做成什么,相信“天生我才必有用”沒有錯,但是這種雄心壯志很容易演變成“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狂妄和無知。
  在中學生課程表上的“彼人也,予人也;彼能是,而予不能也?”只是小孩子賭咒發誓不服輸的執拗。這世間別人能做到的事情,我們未必能做得到。在社會上,多少人在承受命運打擊的時候,堅稱“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相信自己必有一拯救斯民于水火之中的使命,而不會隨隨便便、平平淡淡了此一生。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七码复式二中二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