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我們的心多么頑固(第九章)

時間:2019-09-29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葉兆言 點擊:
我們的心多么頑固(全文在線閱讀)  >  第九章

       阿妍的這場大病,足以改變一個人對世界的許多看法。在這之前,我一直覺得死亡是一件非常遙遠的事情。經過這次手術,經過這一次次的化療,我突然意識到死亡一伸手就可以觸摸到。我突然意識到死亡原來就在我們身邊悠閑地散著步。雖然過了五十歲以后,我老四已開始意識到年齡問題,但是說老實話,并沒有真正地服老,至多也是口服心不服。現在,我突然意識到想不服老不行了,到這個歲數,經歷了這樣的事,還要指望自己能像年輕人一樣逞強斗狠,已經無濟于事。
       大約一年以后,電視臺要做一檔電視節目,談談老三屆中知青這一代人的故事。我和阿妍以及馮瑞都上電視露了一回臉。做這節目的主持人,是我們當年一起插隊時一個知青的孩子,在整個錄制節目的過程中,她一口一個叔叔,一口一個阿姨,叫得十分親熱。我們也因為是熟人關系,一口答應參加這檔節目,阿妍早早地就做好了精心準備,穿什么樣衣服,燙什么樣的發型,要不要化妝,應該是濃妝還是淡妝,沒完沒了地跟我嘮叨。她不僅要為自己操心,而且也為我操心,一定要拉著我去買新衣服。
       我們都是第一次上電視,平時在電視屏幕上欣賞別人,現在輪到自己,既緊張又激動。錄制節目前,我們一個個都被精心打扮了一下。負責化妝的人說,由于燈光的關系,我們的臉上,最好都應該淡淡地抹上些什么,都要稍稍地化點妝。對于生來就愛美的女士來說,這沒有問題,對于我們幾個大男人來說,卻真還有些不好意思。
       馮瑞說:“我又不是第一次上電視,從來都沒化過妝,這大老爺們的,涂脂抹粉算是怎么回事,不要讓我們都這把年紀了,還要丟這個人好不好。”
       化妝師堅持說,這是綜藝節目,是在室內的燈光下面,化不化妝,人的精神面貌會完全不一樣。結果我們沒辦法,只好都聽從化妝師的安排,可憐活到五十多歲了,為了上回電視,竟然又涂脂又抹粉,弄得臉上鼻尖上的汗珠子直冒。
       正式開拍前,馮瑞笑著對我說:
       “老四,你知道我想到什么,我想到了當年紅衛兵宣傳隊演節目,我們這是一下子又他媽的回到了三十年多前。不過,那時候,宣傳隊里也輪不上我們出風頭,我們不都是家庭成份不好嗎?”
       我也笑了,看著馮瑞的臉,沒辦法不笑。
       “你不要盯著我看,我看你那臉,就知道自己的臉現在是怎么回事了,我們都不要互相對著看好不好,這真他媽受不了。”
       我笑得更厲害。
       馮瑞說:“真的,千萬不要互相對著看,尤其過一會錄節目,一看,非笑出來不可。”
       節目錄制好了以后,過了一個多月才播。時間很長,分上中下三集,結果正式播放的那幾天,收看這檔節目成了阿妍心目中的頭等大事,早早地就坐在那里苦苦等待。小魚帶著小鵬與我們一起收看,一邊看,阿妍一邊不停地笑。自從做手術以后,她從來沒有這么開心過。在整個節目中,我幾乎沒說幾句話,說得最多的是馮瑞,他小子是真能說,跟開會做報告一樣,說什么都頭頭是道。還有個叫李輝的也很能說,阿妍也說了不少。做節目的十個人中,有兩對夫婦,我們是其中一對,另一對就是李輝夫婦。我們這些人都是同一所中學畢業的,當年一起下鄉插隊,以后的命運卻各不相同。這些人中,混得最好最闊的是馮瑞,其次是李輝,這兩個人都是開著自己的私家車來的,主持人稱他們兩個為成功人士,其他的幾位就不怎么樣了,不是提前退休,就是下崗。
       播節目的過程中,不時地插播一些當年的老照片,小鵬看到阿妍年輕時的模樣,拍手說奶奶那時候真漂亮。
       我笑著說:“開玩笑,不漂亮,我怎么會看中你奶奶。”
       在電視上,我也是這么說的。主持人問我,對于當年插隊下鄉,你最深刻的感受是什么,或者說,你印象中最深刻的記憶是什么。我想了想,笑著回答說,是找到了一個漂亮好看的老婆。
       屏幕上的人都笑了,主持人噗哧一聲,手上的話筒差點掉下來,她大約也覺得自己笑得太厲害了,急忙用手遮自己的嘴,說蔡先生你真幽默,蔡先生你很會說笑話唉。
       等大家笑完,主持人說,蔡先生的意思是說青春無悔,因為在那廣闊的天地里,你找到了屬于自己的愛情。我說大道理也說不清楚,我這人不會說漂亮話,反正下這么一回農村,能找到這么一個好老婆,值得,我覺得很值得。主持人十分興奮,又接著問李輝,對于我的觀點,他有什么看法。李輝十分滑頭,說當著自己老婆的面,有些話還真不好說。主持人問為什么,李輝一本正經地說,我要說是,老婆會說我沒出息,是跟人家老蔡學的,一點創意都沒有,我要說不是,老婆回家就饒不了我,我現在是怎么說都不對。
       看到電視上的自己,我和阿妍都有一個共同的感嘆,就是沒想到電視屏幕上的本人,竟然會那么老。平時你都是在注意別人,我看你,你看我,因此我和阿妍并不覺得對方與真實生活中有什么太大差別,電視鏡頭里雖然有些變化,再變也還是你原來熟悉的模樣。不熟悉的只是自己的形象,看了這檔電視節目,你好像是第一次有機會看到自己的真實面目。我們都比自己想象的樣子要蒼老,雖然經過了化妝,我和阿妍都不敢相信自己已是這副腔調。從電視屏幕上看自己,與從鏡子中觀看自己完全不一樣,照鏡子的時候,那是一種顧影自憐的狀態,那是一種自己想看到或者說希望看到的模樣,你對自己擠眉弄眼做表情,你是在自己騙自己。
       阿妍在電視屏幕上,坦然地談到了自己的病情,談到了她的手術,談到了化療,談到了化療給她帶來的不適。她侃侃而談,完全忘了自己正面對著攝像機鏡頭。阿妍談到了我們這一代人的普遍處境,她竟然像領導干部一樣,很會作總結,說我們什么樣的不幸遭遇都輪到了。中學畢業,遇上文化大革命,結果下鄉插隊。恢復高考,年齡太大,原來學的功課也忘得差不多了。好不容易回城,工作沒多少年,又趕上了下崗。反正倒霉的事情,這一代人是一樣都沒有躲過,好事輪不上,壞事接著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七码复式二中二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