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石油戰爭

時間:2019-01-02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胡正 點擊:
石油戰爭

 
  任何商品的價格漲跌,都會在根本上受到宏觀供需關系變化的影響。從供應上來說,石油最大的加成來自美國,頁巖油氣的開發讓美國原油產量在過去7年里大跨步地增加了70%,一舉躋身于全球最大的產油國行列。而從需求上來講,最大的減法來自中國等新興國家,經濟增速放緩以及結構轉型降低了對石油的需求。
 
  但是,石油又是一種政治商品,從一開始就關系到國家利益。以至于油價下跌背后,全世界都認為這是一場針對普京的陰謀。根據目前的市場趨勢,未來12個月內俄羅斯經濟陷入衰退的概率高達75%。而陰謀論的另一個版本,則認為是沙特借機打擊美國頁巖油氣革命及各種非常規油氣開發、石油替代和節能技術的應用。
 
  在目前的全球經濟新秩序中,歐佩克完全是個異類,因為它成立的初衷就是通過協調產量來調控油價,而該理念與自由市場經濟理論是格格不入的。但是由于石油在全球政治經濟中舉足輕重的地位,再加上歐佩克曾經控制全球石油產能的1/3這個強大現實,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發達國家對歐佩克一直是敢怒而不敢言。
 
  當然美國等西方國家縱容歐佩克存在并默許它明目張膽地操控價格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沙特。
 
  除了仰仗自身1000萬桶的低成本日產能,沙特還在全球修建了三個超大的油儲基地(沖繩、鹿特丹與埃及),總規模達到了1300萬桶,并根據協議可以在自己三大基地儲滿的基礎上利用美國石油戰略儲備的儲能,這就為沙特操控油價帶來了更大的空間。歷史上有兩大著名的由沙特操盤的石油事件,其結果令沙特名聲大振,也令被打擊者遭受重創。
 
  事件1:1985年9月13日,沙特突然宣布將原油日產量從200萬桶提高到1000萬桶。當時石油的現貨與期貨市場成立才兩年,規模與機制還處于草創期,根本抵抗不了如此爆炸性的供需新秩序。
 
  結果原油的現貨價從39美元一桶迅速跌到10美元一桶。
 
  作為計劃經濟為主導的產油大國,蘇聯的收入來源以能源出口為主,根本沒有任何機制與能力來抵御油價如此規模的大跌。更可悲的是,當油價跌破10美元一桶后,蘇聯的決策者表現出了散戶割肉式的絕望行為,在期貨市場上以6美元一桶的價格大規模拋售自己未來的產量。
 
  不管歷史學家們如何解讀蘇聯在90年代初解體的原因,但是蘇聯經濟在80年代后期的崩盤肯定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而1985年9月13日由沙特主導的油價暴跌即使不是蘇聯經濟崩盤的最主要原因,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事件2:1990年夏天,伊拉克的薩達姆·侯賽因發動突襲,一舉侵占了鄰國科威特。受該突發事件影響,油價從20美元一桶迅速躥升到了40美元一桶。而在老布什總統于1991年初發動第一次海灣戰爭前的半年里,大量的投機商開始賭油價將在未來持續上漲,并在期貨市場上建立了大量的多頭倉位。
 
  沙特在此期間滿產能地生產石油,給市場投機者造成了一個假象,以為全球產能已到極限,任何地緣政治的新波動都會讓油價暴漲。但他們根本不知道的是,沙特所生產石油中的相當一部分根本就沒有流入市場,而是進入了自己的三大油儲基地以及美國的戰略油儲,被隱藏了起來。
 
  等到老布什宣布開戰的當天,沙特將所有的石油儲備同時拋向了市場,石油現貨價格一天內從40美元一桶跌到了20美元,將市場中的投機者殺得干干凈凈,并重創了很多大型油企的交易自營盤,使得那些油企被迫斬掉交易業務部,之后整整20年都不敢再恢復自營業務。
 
  但不光沙特人,包括奧巴馬2008年當選總統時的最高能源智囊在內的很多政策精英,都沒有預計到一場石破天驚的能源革命即將爆發,并在未來幾年以風卷殘云的方式席卷全球石油市場。
 
  這是一場純粹美國式的科技革命。在數十年間,美國無數風險資金一波加一波地投機,徹徹底底地盤活了沉睡在頁巖層上的巨量土地。經過多年的實地開發試驗與不斷糾錯,他們完善了20世紀60年代就誕生于實驗室里的“水壓裂痕”與“水平挖掘”等全新的石油開采技術,終于實現厚積薄發,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最深的節骨眼上,徹底改變了美國的石油工業。其結果也把沙特從“石油央行”的寶座上踢了下來。原本操控著全球最大原油浮動產能的沙特,其影響力在美國突增的70%產能面前突然變得無所適從。這就是沙特突然在2014年夏天宣布不再單方面負責產能調控,而選擇放任油價自由滑落的原因。而沙特的決定也徹底打垮了油價死多頭的最后一點點信心,加速了油價在夏末秋初的跌落。
 
  但是,跟沙特的產能規模與生產成本不同的是,美國的新增產能是成千上萬家中小油企所帶來的,而且它們的開采成本均遠高于得到上天厚愛的沙特的邊際成本。當沙特宣布自己的決定后,油價突然沒有了一個強莊,石油市場也變成了散戶市場,而這些散戶的建倉成本遠高于原來的莊家,這就極大增加了未來價格的不確定性。
 
  這也產生了一個極其有趣的話題。那些代表新增產能的、直接把沙特邊緣化的眾多美國中小油企,各自成本不一,唯一的相同之處就是它們的成本肯定都高于沙特。同時,它們只會算經濟賬,根本不會,也不可能去算什么政治賬。
 
  再加上這些中小油企質量相對較差的資產負債平衡表,以及它們希望能夠持續融資,以保持產能持續擴張的迫切需求,當油價跌到成本線以下后,不光會使得它們原來就緊繃繃的資本結構有爆倉之虞,也會因為資本市場的斷供而失去產能進一步擴張的機會。
 
  沙特的如意算盤就是這么打的:通過油價的正常下跌,探出美國這些油企的真實成本以及資本市場為它們融資的耐心點,先逼死一批高成本的油企,再通過對資本市場耐心點的持續打壓,事半功倍地搞死更多的油企,一勞永逸地消滅相當一部分的新增產能,重新奪回自己的“石油央行”寶座,并讓資本市場從此心有余悸。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七码复式二中二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