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沿途再美,也終有歸期 一

時間:2019-10-0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馬克·李維 點擊:
與你重逢(全文在線閱讀)   > 沿途再美,也終有歸期 一
 
 
假如人生只是一段漫長的休眠,唯有人與人之間的愛才能帶我們來到夢醒的邊緣。
 
周末的天氣很不錯,天邊連一片云都沒有。周圍安靜極了,就好像整座城市剛剛才從太過短暫的夏夜當中醒過來一樣。勞倫赤著腳,頭發亂糟糟,身上穿著一件舊的套頭衫,這就算是她在家里面穿的輕薄便裝了。此刻,她正在書桌前工作,從前一天停下來的地方開始繼續進行研究。
 
她一直搞到了中午的時間,也該是快遞員上門送件的時候了。她在等的是一本兩天前下單的科學論著,看來,她最后可能還是要到信箱里面去翻這本書了。穿過客廳,在打開公寓房門的時候,她被嚇了一大跳,不禁喊了起來。
 
“很抱歉,我沒想要嚇您的。”阿瑟的雙手交叉藏在背后,“我從貝蒂那里拿到了您家的地址。”
 
“您來這里干什么?”勞倫扯了扯自己身上的套頭衫。
 
“我自己其實也不太清楚呢。”
 
“他們絕不應該讓您出來的,這也太早了一點。”她有點結結巴巴。
 
“我得跟您坦白,我并沒有給他們太多選擇的機會……您,還是可以讓我進來的吧?”
 
她側身讓他進了屋,請他在客廳里坐下。
 
“我馬上就來!”說完,她逃到了洗手間里面。
 
“我看起來簡直就像個妖怪!”她對著鏡子里面的自己說,然后伸出手把亂糟糟的頭發稍微整理了一下。接著,她又旋風一般沖進了更衣室,在衣架之間亂翻一氣。
 
“沒什么事吧?”阿瑟聽到衣櫥里掛著的衣架相互碰撞發出的聲音,覺得很奇怪。
 
“您想喝咖啡嗎?”勞倫在房間里喊著,她還沒想明白應該穿什么衣服才好,都快要絕望了。
 
她把一件毛線衫拿到跟前仔細看了看,然后隨手扔到了地上,那件白色的襯衣也不合適,于是打著轉“飛”到了天上,很快另一件小連衣裙也遭到了同樣的命運。時間一秒一秒過去,她的身后各種衣服已經堆成一大摞。
 
阿瑟走到了客廳中間,他打量著周圍。上帝啊,他對這個地方實在是太熟悉了。在那個淺色的木頭書架上,一層層擱板都被各種大部頭的書籍壓彎了腰。總有一天,如果勞倫真的把她醫學方面的百科全書收集完備,到那個時候,估計這個書架也就要不堪重負光榮隱退了吧。如今,勞倫擺書桌的位置恰恰就是以前他放自己工作臺的地方,看到這個,阿瑟禁不住笑了起來。
 
透過虛掩著的房門,他瞄了一眼臥室里面的樣子,還有那張正對著港灣的床。
 
勞倫在他身后輕輕咳嗽,他轉過身來,只見她穿著一條牛仔褲,上身是一件白色的T恤衫。
 
“您的咖啡是要加奶和糖,不要奶要糖,還是不要糖要奶?”她問道。
 
“隨便,都可以!”阿瑟回答。
 
她閃身走到了廚房的儲物柜前,水龍頭打開了,有點漏水,噴得到處都是水。
 
“我這兒好像有點問題。”她伸手想要盡力控制水流。
 
阿瑟馬上告訴她,這套房子的總水閥就在她旁邊的那個小櫥柜里面。勞倫趕忙把閥門關上,就這樣帶著被噴得一臉的水,她直勾勾地盯著阿瑟。
 
“您怎么會知道的?”
 
“我是建筑師啊!”
 
“這個職業難道能讓你們擁有看穿墻壁的本事嗎?”
 
“一個房子里面的問題啊,其實還沒有人體里面的問題那么復雜,跟你們一樣,我們也能有辦法止住‘大出血’。您這兒有維修的工具嗎?”
 
勞倫用紙巾抹了抹臉,然后拉開一個抽屜,從里面拿出了一把舊螺絲刀、一把活動扳手,還有一個錘子。
 
她把這些工具擺在櫥柜上,一臉的遺憾。
 
“應該也還是可以搞一搞的。”阿瑟表示。
 
“我可不認為我自己有這個本事!”
 
“這種事情跟您在手術室里的工作相比,那可是差太遠了。您這里有沒有新的密封墊圈?”
 
“沒有!”
 
“您去看看配電箱吧,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但通常在電表的上面總是能找到那么一兩個。”
 
“可是,配電箱又要到哪里去找呢?”
 
阿瑟伸出手指了指就在門口墻上那個小小的塑料板。
 
“那是電路開關啊。”勞倫說道。
 
“沒錯,就是在那里。”阿瑟似乎覺得挺好笑的。
 
勞倫在他面前傲然挺立。
 
“好吧,既然您知道我這所房子所有櫥柜里面的秘密,那還是您自己去找那些墊圈吧,這樣也省了我們大家的時間!”
 
阿瑟向著門口的方向走去。他伸出手去夠那塊塑料板,但似乎半路又改變了主意。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 上一篇:豬妖
  • 下一篇:沒有了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七码复式二中二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