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豬妖

時間:2019-10-0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曾衍東 點擊:
小豆棚(在線閱讀) >  豬妖

豬妖
  
  鎮海縣西門外,有何姓民家女,年十七。病疳瘵,瘦黃不支,行路皆倩人扶掖,爇蒸不得眠,醫藥雜投,百無一效。而匤儴之態,正似殘花遇雨,弱絮隨風。其父母深以為憂。
  
  一日,有書生款戶求見。何翁延入,視其狀,睛圓耳大、面廣身贅,揖而請曰:“某朱姓。聞掌珠有恙,特來奉一刀圭,以療痼疾。”翁遑遽,未及答,朱起立曰:“請詣繡闥,一診視之。”翁挽其袖曰:“素昧平生,即使妙國手,奈何倉猝入人閨閫耶?”朱拂衣飄然而入。翁蹀躞尾之,揚于內曰:“不知何許人,突如來如!”其女方起坐榻上,以衾圍下體,聞父嘩喧,急曳衾面里。朱驟至,據床揭被而贊曰:“足似紅蓮,臂如白藕,真令我魂消矣!”翁踵接,見女剝膚,縮而出,大詬詈。其母及婢咸來,室中無所見。翁告以故,皆驚。女覆衾,復起坐,但覺面頰敷紅,鬢絲抖亂,惘然若有所注,問之亦不答。
  
  至夜,聞帷中若絮絮作兩人語。其母啟幃來視,女瞪目怒。母曰:“兒終夜何所事?”女曰:“兒事不干預老人。”逾夕,則笑語盈盈,如鶯雛學囀,在花柳深處。咸以為妖,無計可去,而女常有喜容。一月,女之色渥丹,顏舜華,漸至腰圍時解,鈕扣頻松;三閱月,而頤豐頰膩,非復當時之瘦影堪憐、雞骨大都一把矣。翁終不懌,多方延訪有能制者。
  
  后聞有天臺僧某,善驅邪,正欲往詣。忽中堂朱語曰:“泰山何見嫌?我與令千金原有夙因,半載以來,未嘗不利于翁家。我固非人,然我嘗以人道自處。故我之于人也,不惟不忍殘其生,抑且必欲救其死。令愛于尸居馀氣之下,頓起沉疴,精完本返,伊誰之力?今猶不以我為倩,而以祟目我。我豈能郁郁坦腹于茲耶?我去矣!”其女急出,淚熒熒,呼曰:“朱郎!朱郎!曷歸乎來?”亦無所應。自此杳然。
  
  女嘗言其脊有黑毛如棕,直達尾閭。疑是豬妖。未及一年,女之豐姿輒減,羸瘦倍于前。翁為之擇婿出嫁,后癆瘵日甚,又不生育云。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七码复式二中二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