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李季蘭--愛情的福音止于幻想

時間:2016-07-24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康螞 點擊:
滿目梨花詞(全文在線閱讀)  > 十八、李季蘭--愛情的福音止于幻想
  
  【個人簡歷】:姓名:李季蘭,又名:李冶   朝代:唐朝   籍貫:浙江   職業:道士
  
  主要作品:《寄朱放》、《送閻二十六赴剡縣》、《湖上臥病喜陸鴻漸至》、《恩命追入,留別廣陵故人》
 
  
  《寄朱放》節選 
  
  郁郁山木榮,綿綿野花發。
  
  別后無限情,相逢一時說。
 
 
  《送閻二十六赴剡縣》節選 
 
  流水閶門外,孤舟日復西。
  
  離情遍芳草,無處不萋萋。
  
 
  《湖上臥病喜陸鴻漸至》節選
  
  強勸陶家酒,還吟謝客詩。
  
  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開放的唐朝遍地詩人,道教橫行。詩人稍后再說,先說道教在唐朝為什么能橫行。唐朝皇帝姓李,與著名圣賢老子(原名李耳)同姓。唐朝皇帝為了說明自家執政是順應了天時地利人和,就傍上老子說事兒。擅作主張,將老子尊為自家的太上玄元皇帝,所有皇家成員均為老子的后代。這一認祖歸宗不要緊,老子創立的道教順理成章就被尊為國教,大唐的百姓也跟著起哄,紛紛放棄之前信仰的宗教(佛教),跟著皇帝迷戀上了道教。這直接導致一個現象出現,唐朝大凡佛道同占的宗教名山,一般是佛教廟宇居山腰或山腳,而道教宮觀居于山頂。為什么道觀雄踞山之巔,原因自不必細說。
  
  唐朝皇帝還特意詔告天下:凡是加入道教者,不論男女,均享受朝廷發放的特殊津貼補助。百姓們心想,好啊,不用干活就可以衣食無憂,真是好工作,于是報名者趨之若鶩。不過也不是誰都可以參與這項宏偉事業的,比如那些沒文化的人就被嚴格限制加入。關于女性的加入,朝廷還頒布了一項極為特殊的規定。如果有幸當了女道士,不但行為不受約束,還可以與男子嬉笑自若、頻繁往來。朝廷鼓勵女道士走出道觀,多到社會上走一走看一看,即使傳出點緋聞也無可非議。憑這一點,就吸引了上至皇室顯貴,下至煙花柳巷的有志女青年們紛紛投身這項偉大而神圣的職業。至此,唐朝的道觀不再是修身養性的地方,而變成上流社會達官顯貴們聲色犬馬的場所。當時的女冠(女道士),就跟現在文藝圈的女明星一樣,受到眾人的矚目和追捧。泱泱大中華,烏煙瘴氣,成何體統!就連著名詩人韓愈老師也看不下去了,他在《華山女》一詩中這樣寫道:"豪家少年豈知道,來繞百匝腳不停。云窗霧閣事恍惚,重重翠幔深金屏。"韓愈老師是有身份的人,罵人也十分含蓄,字里行間透出大儒的睿智。他老人家的意思是,什么女道士,分明就是倚門賣笑的粉頭嘛。
  
  說完道教,該說詩人了。唐朝的女冠詩人中,李季蘭是一位比較有特色青年女詩人。李季蘭原名李冶,浙江吳興人。吳興是個人杰地靈的地方,曾誕生過大名鼎鼎的"吳中四士"(即賀知章、張旭、張若虛和包融)。這四位當中除了包融名氣稍小之外,其他三位可都是中國詩歌史上響當當的人物。李季蘭從小就是個有多動癥的叛逆少女,對父母的嚴加管束絲毫不放在眼里。無奈之下,父母就將她送入剡中玉真觀出家,由李冶改名李季蘭。到了玉真觀后,李季蘭反而變成一個安靜的小姑娘了,整日潛心研習琴棋書畫,足不出戶。轉眼到了青春期,李季蘭出落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妙齡少女,成為玉真觀最吸引眼球的一道風景。許多文人騷客慕名前來觀瞻,騷客們常與李季蘭調笑并借機大吃"豆腐",李季蘭的交際花生涯從此拉開了序幕。有一次烏程開元寺舉辦詩歌筆會,當地詩歌大腕悉數到場。李季蘭也應邀出席。在那次筆會上,李季蘭當著很多人的面跟老朋友著名詩人劉長卿(劉長卿有疝氣)開起了情色玩笑。李季蘭引用陶淵明的名句曖昧地問劉長卿:"山氣日夕佳?"(您的疝氣近來沒犯吧?)劉老師一看李季蘭過來,知道這個女子要拿自己尋開心,立刻提高了警惕。劉老師反應極快,馬上也用陶詩回了一句:"眾鳥欣有托。"(謝您還惦記著我的病情,還好,拿布兜托著呢)。兩個才華橫溢的詩人用高雅的陶詩玩了把后現代的脫口秀,真是奇妙而絕哉。此舉引得在場眾人噴飯大笑,由此可知當時唐朝的風氣何等開放,絲毫不遜色于之前的魏晉風度。后來劉長卿笑著對李季蘭說:"佩服佩服,你真是個女中詩豪。"這個事件也被好事者寫進了正史和野史,成為是唐代流傳下來的著名段子之一。
  
  李季蘭如此"豪放"之舉,在思想開放的盛唐也算是先鋒中的先鋒了。但這只是小事一樁,后來李季蘭還上演了一幕幕"女追男"的人間愛情劇,徹底證實了她不是一般人。她先是對書生朱放一見鐘情。有一次李季蘭感到無聊,就到剡溪中泛舟,偶遇隱居此地的名士朱放。朱放相貌好,學問也大,接觸了幾次就被李季蘭看上。李季蘭雖然豪放,但并沒有野蠻地直接上去示愛,經過深思熟慮之后,她為朱放獻上一首相當火辣的情詩《寄朱放》:"望水試登山,山高湖又闊。相思無曉夕,相望經年月。郁郁山木榮,綿綿野花發。別后無限情,相逢一時說。"李季蘭這樣告訴朱放:"第一次見你就覺得在哪里見過,你無論是從外貌還是才華都酷似我以前的男朋友,這讓我頓生好感。如果有時間的話,就出來坐坐。"朱放隱居剡溪,本也孤獨,突遇美女求愛,也是受寵若驚。欣喜之下,就答應和李季蘭先相處一段時間再說。這是李季蘭的第一次主動示愛之舉。之后李季蘭又對詩人閻伯鈞萌生愛意,她再次主動上前獻情詩一首--《送閻二十六赴剡縣》:"流水閶門外,孤舟日復西。離情遍芳草,無處不萋萋。妾夢經吳苑,君行到剡溪。歸來重相訪,莫學阮郎迷。"李季蘭故伎重演,再次告訴閻伯鈞:"第一次見你就覺得在哪里見過,你無論是從外貌還是才華都酷似我以前的男朋友,這讓我頓生好感。如果有時間的話,就出來坐坐。"閻伯鈞膽子小,也沒朱放那么豪放,似乎受了驚嚇,見勢頭不妙,頭也沒回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李季蘭的第二段戀情宣告無疾而終。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七码复式二中二多少组